第一资本官网:www.dyzbjr.com

起底仁东控股:多位玩家藏身幕后

短短十几天,昔日A股最强庄股的仁东控股(002647),被瞬间打回原形。不过,这起庄股风波的故事却远没有结束。

“最近,因为仁东控股这档子事情,好几个卷入庄家的配资方负责人,陆续被警方带走了,今年过年肯定在里面过了。”近日,接近江浙配资源圈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现在江浙配资圈人人自危,跑得快的已经躲到外面(国外)避风去了,这也是为何近期资本市场上,有多家A股上市公司接连崩盘的原因。

耐人寻味的交易

提起连续14个跌停的仁东控股,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可能是尸骨遍野。恐怕很少有人注意到,在这场罕见的杀戮背后,却有参与者成了赢家,且在崩盘前夕全身而退,拂袖而去。而这位参与者,就是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科金集团”)。

细心的投资者也许可以发现,从进驻仁东控股,到最终全身而退,引爆14个连续跌停,海科金集团扮演的角色十分耐人寻味。

时间重新回到一年半前,2019年7月30日晚,仁东控股公布易主消息:海科金集团将通过“受让表决权+一致行动人”的方式,取得仁东控股28.94%股权的表决权,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由霍东变更为北京海淀区国资委。

公开资料显示,海科金集团设立于2010年,注册资金27.33亿元,是北京市海淀区集债权、股权、资管、辅助四大金融服务平台于一体的国有科技金融服务集团。

实际上,海科金集团入主前,仁东控股在二级市场已经非常诡异,多个交易日的日成交额不足500万元,犹如“织布机”走势,庄股操盘的迹象非常明显。

在这场交易中,海科金集团并不是免费服务。协议约定,双方的这次表决权托管期限为1年,期限届满后,受托方可单方决定延长托管期限,但延长时间不应超过1年。年托管费应为2000万元。

在国资背景的海金科集团托管之下,仁东控股的股价,从起初16元/股左右一路上涨,最高价摸高至64.72元/股,涨幅超过4倍。而在今年11月18日海科金集团宣布离场后不久,“踩踏”的惨剧随即上演。

“从后续所发生的事情来看,仁东集团(霍东持股99%)根本就没有打算卖壳,今年年初,仁东集团还想拿下*ST华讯,又怎么会放弃仁东控股这个壳呢?”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

2020年1月,*ST华讯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华讯科技及公司实控人吴光胜与仁东集团签署了框架协议,仁东集团拟通过增资华讯科技、受让华讯科技股权等方式取得华讯科技不低于51%的股权,达到控股地位。12月10日,*ST华讯收到华讯科技的通知,目前,因双方就协议中合作事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双方的合作协商已终止。

“前些年P2P行业盛行时,很多P2P平台为了给自己添金,纷纷拉拢国企、上市公司来背书。”上述业内人士称,虽然海科金集团没有带来实质性的业务合作或资金资源,但有了国资背景的海科金集团的托管,在一定程度上为仁东控股股价“炒作”提供了契机。

从纾困者到掮客

官网显示,海科金集团是北京市首家面向科技型中小微企业的综合性金融服务平台。天眼查显示,该公司人员规模小于50人,参保人数为29人。

为了一睹海科金集团真容,证券时报特派记者来到位于北京西四环的新奥特科技大厦——海科金集团办公所在地。

不同于其他写字楼聚集地区的繁华与热闹,新奥特科技大厦略显孤单,周边看不到其他写字楼,正门对着一条不宽的小路,让人感觉周围非常安静。这种安静感一直延续到记者进入新奥特科技大厦的大厅,除了偶尔有装修师傅路过,只有大厅里喜庆的标语及相关人员的照片显示着写字楼的人气。

没有过多停留,记者乘电梯来到海科金集团所在的五楼。电梯门一打开,仅几米远的海科金前台映入眼帘。还没来得及打量周围的环境,敏锐的前台工作人员就开始询问记者来意,并告知只有提前预约才能帮忙联系,否则不能进去。记者想再了解其他信息,均以“不知道”回应。

与前台工作人员交涉无果后,记者在大厦一楼遇到了一位下楼的中年男子。记者试着询问对方是否在这里工作,得到肯定答复后,他向记者简单介绍了海科金的情况,并指了指大楼另一侧说:“那边那家典当行也是海科金的。”

当记者询问近期是否有投资者到海科金闹事的情况时?上述中年男子想了想说道,“哪家公司没点问题呀,不影响你上班不就行了么!”

实际上,海科金集团在资本市场的第一次亮相,是以纾困者姿态入主了另一家上市公司,金一文化

2018年7月,海科金集团以1元的价格,接手原控股股东碧空龙翔控股权,从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17.9%的股份。后来通过司法拍卖、认购增发股份等方式,由海科金子公司海鑫资产为主体,控制了金一文化29.98%股份。随后,海科金集团将海鑫资产100%股权委托给了海淀区国资委旗下的海商建进行管理。调整后,金一文化的实控人虽未发生变化,但海科金集团实际上退出了对上市公司的管理。

让渡金一文化控制权,又撤身仁东控股,海科金集团似乎选择了从资本市场淡出。

海科金集团曾承诺,在托管期内完成为仁东控股提供的直接/间接资金支持,原则上不超过50亿元。

上述承诺兑现了了多少?仁东控股曾公告表示,2019年11月、2020年4月向海科金集团申请借款10亿元、20亿元,但在此后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是,仁东控股表示截至2020年11月25日,公司累计向海科金集团借款余额仅为1.45亿元,具体为2020年2月、2020年5月,公司分别向海科金集团发生借款5000万元、9500万元。根据相关借款协议约定,上述借款期限为2年。

不过,细究上述借款可以发现,海科金集团对仁东控股的上述贷款,更像是一场交易。

2019年初,仁东控股曾参与海科技集团增资项目,以1.5亿元认购海科金8264.46万股,持股占比3.0236%。2020年海科金集团通过兴业银行北京分行委托发放贷款1.45亿元的交换条件,便是仁东控股将所持海科技集团股份全数质押给海科金集团子公司北京海淀科技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作为担保。

换而言之,海科金集团实际上是零成本入主仁东控股一年,每年还收取2000万元托管费。换来的是,仁东控股崩盘前匪夷所思4倍上涨。而在海科金集团宣布离场后不久,“踩踏”的惨剧随即上演。

多位资本玩家齐聚

事出反常必有妖。仁东控股上演的这场杀戮,也许早在数年前就开始筹划。

霍东与海科金集团的交集,至少可以追溯到2年前。公告显示,2018年12月,仁东控股拟以自有资金和自筹资金不超过1.5亿元资金参与投资“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增资项目”。

2019年5月,海科金集团完成了这次增资。不过,在海科金集团的这次增资过程中,霍东和仁东控股并不孤独。

根据海金科的股权变化路径,2019年5月14日,一同参与的“小伙伴”还包括:天夏智慧城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东方网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大查柜(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大文中清大文旅发展有限公司、深圳东方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炫踪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中润联华国际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坤鼎投资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7.06%、6.05%、3.67%、3.02%、3.02%、2.38%、2.02和1.01%。

在这次扩编中,以新面孔出现的天夏智慧(现名*ST天夏)、东方网力(现名ST网力)、炫踪网络、大查柜等公司,看上去不简单。

*ST天夏前董事长夏建统,近年来接连在A股市场上演资本游戏。2014年,夏建统“入主”索芙特(现名:*ST天夏);2015年,夏建统联合其他股东等方式成功入主莲花味精(现名:莲花健康);2016年,夏建统又将远程电缆(现名:ST远程)收入囊中。

市场原本以为,这位哈佛天才少年的入主,可以扭转*ST天夏莲花健康ST远程的命运。殊不知,在操盘上述公司期间,夏建统劣迹斑斑,染指的企业鸡毛一地,北京三中院曾一度重金悬赏30万寻人。

2019年12月,ST网力前实控人刘光均收到北京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涉及违规担保,资金占用等诸多问题,涉及金额共计14.5亿元。四川国资入主后,ST网力“天雷”不断,当年亏损高达31.9亿元。

另外,炫踪网络、大查柜的实控人是李化亮、李化雷两兄弟。其中,李化亮为上市公司众应互联的实控人。2019年,众应互联因商誉爆雷巨亏逾13亿元;今年,“蹭”完数字货币概念的众应互联,又把目光转向了“网红直播”市场,但依旧没能扭转资金困境,近日公告显示,公司发行的定向融资工具系列产品已出现逾期。

天眼查显示,自称互联网财税服务平台的大查柜,如今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企业。2020年10月以来,大查柜被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先后10余次下发执行案件,但全部未履行。

岌岌可危的商誉劫

仁东控股股价的“崩盘”,但更深层次的原因直指资金链危机。

进入2020年,仁东控股的业绩一路下滑。三季度公司营收同比增长89.77%,净利润却同比下跌144.50%,亏损2192.3万元,同比下降144.5%。而今年以来,公司整体毛利率也开始大幅下滑,从去年的25.59%降至9.11%。

截至三季度末,仁东控股流动负债为23亿元,金融机构借款本息6.41亿元,经营性负债3.32亿元,其他流动负债13.27亿元;公司账面上货币资金虽有13.65亿元,但受限的资金为13.14亿元,占比高达96%。

与此同时,仁东控股还面临着商誉减值的风险。仁东控股三季报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公司商誉约9.99亿元。而同期公司净资产为9.66亿元,也就是说,截至三季度末,仁东控股商誉占净资产比例为103.40%。

在A股公司中,关于商誉减值的“雷”从未间断,既有通过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进行财务大洗澡者,又有所收购资产的业绩承诺未达标但因各种缘故未进行商誉减值准备计提或者计提不充分者。股价崩盘后的仁东控股,将不得不面对高达近10亿元的商誉雷。

仁东控股的商誉,主要来自第三方支付牌照合利宝,这还是德御系操盘时埋下的雷。

2016年,德御系接棒戚建萍家族,上市公司开始向金融科技转型,并出资15.5亿元分步收购了第三方支付公司广东合利金融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在这笔收购中,其中14亿元支付给了自然人张军红,且对方并未做出业绩补偿承诺。

在国资海金科集团主政期间,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15亿资管计划违约,曾将仁东控股作为连带担保责任方,与“德御系”旗下的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一并告上法庭。

这笔15亿元的借款由“德御系”于2018年以信托的方式从潞城农商行借出,2019年3月到期。此时,霍东已然从“德御系”手中接过了仁东控股,但一直未被潞城农商行告上法庭。海科金接管仁东控股后,15亿元资管违约案才姗姗来迟。